<fieldset id='gfg1o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gfg1o'><div id='gfg1o'><ins id='gfg1o'></ins></div></i>
    <acronym id='gfg1o'><em id='gfg1o'></em><td id='gfg1o'><div id='gfg1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fg1o'><big id='gfg1o'><big id='gfg1o'></big><legend id='gfg1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gfg1o'><strong id='gfg1o'></strong><small id='gfg1o'></small><button id='gfg1o'></button><li id='gfg1o'><noscript id='gfg1o'><big id='gfg1o'></big><dt id='gfg1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fg1o'><table id='gfg1o'><blockquote id='gfg1o'><tbody id='gfg1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fg1o'></u><kbd id='gfg1o'><kbd id='gfg1o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gfg1o'></span>

    1. <dl id='gfg1o'></dl>
      <ins id='gfg1o'></ins>
      <i id='gfg1o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gfg1o'><strong id='gfg1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金牛湖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從前,西湖叫做牛湖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那時候,這湖還是一片白茫茫的大水,沿著湖岸是黑油油的肥沃的土地。周圍的老百姓都在那裡種著莊稼,用湖水來灌溉,稻穗兒長得圓溜溜的象一串一串的珍珠。農閑瞭,大傢就湖上打魚撈蝦。人們和睦相處,過著安樂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在這湖底,住著一條金牛。隻要天晴久瞭,湖水慢慢地淺下去,湖裡的金牛就出現瞭:老遠的就能看見它那金晃晃的背脊,昂起的牛頭和翹起的雙角,它嘴裡吐出一口口大水,湖水立刻又漲得滿滿瞭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有一年夏天,算起來已經九九八十一天沒有下雨瞭,旱得湖底朝天,四周的田地硬得象石頭,裂縫有幾寸寬,嫩綠的秧苗都枯黃瞭。老百姓幹渴得眼睛凹進去,渾身沒勁。他們天天盼望金牛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一天早晨,正當大傢站在湖邊盼望金牛的時候,突然傳來“哞”的一聲,隻見金牛從湖底破土而出。它搖搖頭,擺擺尾,口吐大水,霎時間湖水又漲滿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老百姓喜得流出瞭淚水,正在感激金牛,金牛抬起頭,閃著亮晶晶的眼睛,“哞”地叫瞭一聲,又隱沒在湖中瞭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這件事很快地傳開瞭。地保傳給衙役,衙役又報告瞭錢塘縣官。縣官一聽,捧著肚子笑呵呵地說: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“這真是一件活寶貝,要是把它拿來獻給皇帝,一定能升官司發財!”當下吩咐手下人,趕緊去把金牛捉來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那些衙役、地保匆匆跑到瞭湖邊,抬頭望望,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湖水,哪裡有金牛?問問附近百姓,大傢一見是衙門裡的人,不是說沒看見,就是悄悄地避開瞭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衙役們沒法可想,隻得回報瞭縣官。縣官心裡生氣,拈著八字胡須,想啊想的,想出瞭一條壞主意。他對手下人說: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“既然如此,就把老百姓都去叫來,把湖水車幹。誰不來,就斬誰!”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住在湖邊的老百姓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小的,都被趕來瞭。他們在縣官的威逼下,隻得架起水車,含著眼淚車湖水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車啊車的,一連車瞭九九八十一天,累得大傢精疲力竭,最後那一天,終於把湖水車幹瞭。果然,金牛臥在湖底,它那身上的金光照得天地通亮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縣官被金光照得連眼睛也張不開,但他還呼喝著衙役們,趕快下湖去搶金牛。說也奇怪,那金牛好象生根似的,掀也掀不起,抬也抬不動。老百姓都暗暗地在心裡高興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縣官一看搬不動,就對百姓說: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“誰能抬起金牛,賞白銀三百銀!”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可是,老百姓都站著不動,氣呼呼地不理他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縣官見老百姓不理他,就大聲怒吼道: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“今天若不把金牛抬起,就將你們統統殺頭!”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縣官的話剛說完,那金牛大叫瞭一聲,象是睛天霹靂。隻見飛沙走石,地動山搖,縣官嚇得面色如土,雙腿發軟,心想逃走,可是一步也走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這時,那金牛轉著圓溜溜的眼睛,站瞭起來,又仰天長叫瞭一聲,從口中吐出一股白花花的大水,直沖縣官、衙役,一下把他們全都卷到巨浪中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立刻,湖水又滿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從此以後,湖中的金牛不再出現瞭,湖水再也沒幹過,人們忘不瞭金牛。他們在湖的旁邊城墻上築起一座高高的城樓,天天爬上城樓去盼望金牛。這座城樓,就是後來的“湧金門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