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o501'><strong id='o501'></strong><small id='o501'></small><button id='o501'></button><li id='o501'><noscript id='o501'><big id='o501'></big><dt id='o50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501'><table id='o501'><blockquote id='o501'><tbody id='o50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501'></u><kbd id='o501'><kbd id='o501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o501'></i>
      <i id='o501'><div id='o501'><ins id='o50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acronym id='o501'><em id='o501'></em><td id='o501'><div id='o50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501'><big id='o501'><big id='o501'></big><legend id='o50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o501'><strong id='o50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dl id='o501'></dl>
          1. <ins id='o501'></ins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o50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o501'></span>

            教育

            陶小桃的混搭愛情

            1.不要暗戀要生撲陶小桃下公交車時崴傷瞭腳,一個人在醫院裡單蹦著一隻腳,上樓下樓地掛號、拍片子。那狼狽又可憐的小模樣讓實習醫生蘇航動瞭惻隱之心,他幫她辦好手續,處理完腳傷,正趕

            06-14

            最終的愛

            一、楚楚是個洗頭妹。來武漢的時候,她16歲。她瘦瘦的,怯怯的,站在店鋪裡,像一枝青稞花。汪洋第一次見到楚楚是在那傢理發店裡,她非常勤快,不停地忙著為顧客洗頭。這傢理發店是汪洋經

            06-14

            握住我的手

            星期天,兩男兩女出去逛街。他們不僅是兩對夫妻,還是多年的好朋友。他們到瞭服裝城,兩個女人很快走到一起,一傢一傢服裝店試著衣服,兩個男人則慢吞吞地跟在後面,閑聊著天。終於兩個女人

            06-14

            三寸的天堂,木蘭香遮不住的傷

            我停在那裡不敢走下去,看著那個暗瞭許久又突然亮瞭的頭像,我隻想讓悲傷無法再次為你上演,我不想在下一頁為你親手寫下的離別,仍然是由不得你去拒絕。也許你已經忘瞭,你曾經問過我&ld

            06-12

            狂戀大提琴

            kintear現為t中高一7班文藝委員,班委會骨幹,老師的得力助手,兼美術課代表和板報小組成員。在班裡,仔細觀察便會發現一個身影,去哪兒都是一路小跑,在班裡忙前忙後,一會兒和班

  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  為你的愛情故事喜上眉梢

            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個幸運的女孩,朋友不是特別多,但是願意真心待我的也不少,比如他,小L。 初三的時候,我的傢裡出事瞭,我看不到任何希望,甚至不想讀書瞭。那一段時間,大傢都在忙著備

  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  純白之戀

            文/豬兒 楔子在那些快樂而幸福的日子裡,安小萱總是不斷的在想,要不是那次不經意的相遇,她就不會遇到那個讓自己心動的男孩,就不會經歷那些驚險生動的故事,以及那段讓自己刻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青春裡有對手才不寂寞

            當我13到14歲的時候,我的自尊心非常強,敏感、自負、但是脆弱。 當然,我知道在父母被解雇後在市場攤位賣蔬菜並不可恥。他們隻是用勤勞的雙手賺錢養傢。然而,由於我的年輕和虛榮,我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多情本是有情人

            他不喜歡烈酒,可是他必須喝。一瓶三兩的烈酒,或許可以為他帶來一筆生意。可是那次,當男人將那瓶烈酒灌進喉嚨,他突然怔瞭一下。那是白水的味道,似乎還調進去一點蜂蜜。男人再喝一口,沒

            05-25